“陷巢湖”与巢湖女神

2017-07-17


陷巢州作为巢湖成因的一种传说,自晋而降,已逾1700多年。21 世纪的今天,陷巢州再兴舆潮,并广播海外,远闻欧美,古中国巢州城与那个在维苏威火山爆发中毁灭的古罗马帝国庞贝城,被并称为世界悲剧城市的二大典型,且与古希腊伟大哲学家柏拉图讲述的亚特兰提斯岛及其王国的沉没联系起来,成为世界陆陷说的共同话题。打开尘封千年的晋廷封诰和历代典籍,一尊灿亮金黄的巢湖女神形象便与海神妈祖一样矗立在中华东方。

西晋诏封圣妃号

巢湖浩茫,气象万千,尤其是姥、姑、鞋三岛,四峰并举,一体构势,兀立百里波涛,境开八方风光,帆影东西,鸥鹭上下,仿若蓬莱仙境。郭沫若视察巢湖,留下遥看巢湖金浪里,爱她姑姥发如油名句,其中姑、姥即指姑山、姥山,而这二山得名均缘于巢湖周边盛传千年的陷巢州,涨庐州神话(传说)——西晋以来,历代流传衍生文本数以百计,神灵不同,场景各异,宗教信仰别寄,然主题都是惩恶扬善,歌颂大义博爱。古代巢湖发生一次特大洪灾,最早感知和发现灾情的焦姥母女不是自己迅疾逃生,而是分头奔跑,呼喊邻里,通知乡亲,结果是大家都及时避难了,而她母女却沉沦于波涛。为推崇这母女俩善良博爱的胸怀,弘扬她们舍己救人的精神,朝廷特赠焦姥圣妃名号,又封显灵圣姥尊号。

或用以赞许贤哲之能,如《诗经》母氏圣善云云,或用以颂扬高德之行,如《荀子》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云云,或用以称谓高德之人,如称孔子为圣师是对女神的尊称,如曹植《洛神赋》之二妃是尊称帝尧二女、帝舜二妃娥皇女英之神灵。晋朝廷赐封焦姥为圣妃显灵圣姥,诚谓对她们善良博爱心灵、舍己救人功德的至高褒奖。而巢湖居民也许觉得字更亲近,更自然,也更尊敬,故兼而称之圣姥

朝廷敕建圣妃庙  

光绪《庐州府志》:巢湖圣妃庙,在姥山。庙晋时敕建。《巢湖市志》:“[ 姥山] 羊山顶上,建有古庙一座,晋时敕封为圣妃庙。《巢湖地区简志》:姥山旧有圣姥庙( 一名圣妃庙),创建于晋,历代香火不绝。由此可见,晋廷封赠焦姥圣妃同时,又敕建圣妃庙是用以对焦姥的日常纪念和春秋祭祀。        

圣妃庙因敕令而建,庙名缘封号而命。后来随社会进展和历代重修,官命民呼,亦见演衍。主要有如下几种:两晋以来,湖民习称圣姥庙老姥庙南北朝时,别称焦湖庙。《幽明录》辑有焦湖庙柏枕神话故事。唐龙纪元年(889)重建时改称巢湖太姥庙,南唐李璟保大二年(944)再度重建,续用原名。焦姥受封巢湖主管女神,湖民和游客奉为神灵而敬称太姥神庙巢湖太姥庙由姥山改建在中庙旧基地上,因出现太姥庙中庙两种称谓并用,出现圣姥庙即中庙之说。唐宋文人缘学识而别称大姆庙,因”“”“通假,宋代小说家刘斧《青琐高议后集》辑编《大姆记? 因食龙肉陷巢州》故事。清光绪四年(1878)续建文峰塔,于山上重建砖木结构庙舍,名为巢湖古庙现代作了整修,还原名圣妃庙一般情况下,湖民游客俗称、泛称为古庙巢湖庙  

湖民和往来船公出于对焦姥崇敬和神灵崇拜,在巢湖周边相继兴建多处分庙,一是方便祭祀祈祷,二是有利集会商贸。主要有:东口圣妃庙,位于巢湖东湖口。银屏山圣妃庙,位于巢南银屏峰之巅。明教台圣妃庙,位于庐州城明教台上(即今明教寺内)。施口圣妃庙,位于今肥东县湖滨施口。      

圣姥受封主湖神      

新编《巢湖志》载:圣妃庙,原为祭祀主湖女神的古庙。晋廷敕令给焦姥筑庙祠,同时加封号,其诰词云:受命富媪,为吾川后。平居则安流而济舟楫,遇难则扬波而杜寇戎。富媪,即地神,川后,即湖(水)神。朝廷诰封焦姥为巢湖地神,主管湖泊治安,护佑居民康宁。      

圣姥有这般名号这般责任,能有这般神通这般威力吗?从古代文献所辑故事看,巢湖女神神通极大,灵验极准。据《唐庐州重建巢湖太姥庙记》称,杨行密之所以重建巢湖太姥庙,其主因是酬谢太姥之神助,成就了他的功业。尤其是他在军事失势之时祈求太姥神救助,圣姥果然托梦指导,神灵护军旅,转败为胜,从此一帆风顺,成就帝王事业,所以他营祠而酬。南唐保大二年德胜军节度使、都督庐州诸军事、庐州刺史周邺主持重建太姥庙,特请学者章震撰《重建巢湖太姥庙记》以表述他的心迹:太姥乃太虚灵贶,广借神功。好风轻吹于云樯,微浪不生于水面。往来利涉,上下无虞。既感威光,得无酬报?此乃重建太姥庙意旨。  

建庙有因,修庙有缘。如果说晋廷敕封之旨,以治为本,地方官员建修之意,以谢为本。那么旅客香客入殿跪拜自有祈求,尤其是湖民和船家,虽人众万千,而均以求安祈宁为本。焦姥为巢湖主神,职责就是安流而济舟楫,那么她到底做得如何呢?《舆地纪胜》记,宋绍圣中,香积寺和尚喜师运载建筑木材经巢湖。有人提醒:湖神之灵,过者必祭。然喜师身为佛教信徒,于神不敬,见神失尊,偏要傲过,因致船筏搁浅滞行。当他信服神威而意悔解释,言迄,木起浮。《青琐高议后集》载,巢湖有谚曰:过湖三升米,不然五石粟。意思是说,凡美人君子忠信仁义,则神佑以清风,一日可济,三餐饭工夫,即可顺利渡过百里巢湖。如果你苟行有欺于人,心或负于神,则顺风不可得,舟舣岸数日亦不可知,吃尽五石(担)粟也还是过不去的。说治平年间有个叫王潜的人过巢湖,因德行不厚,行为不检,全家遭受惩罚。古人之言云:子若作盗去,无往巢湖行。兹盖神之明正,不容盗贼践其境也。迄今,虽鼠窃狗盗,不敢游过湖焉。足见巢湖女神佑善与惩恶,都决不含糊,毫不懈怠。元代道教名着《玄天上帝启圣录》中详述焦湖惩恶(陷巢州)故事,对巢湖女神灵验特加宣传。康熙《巢县志》记圣妃庙(中庙)于顺治七年遭火变,焚毁大楼,娘娘香身现灵……复现灵木客,自送大木,由江入湖,至于庙所,因复鼎建层楼,屹然更新焉。清巢湖文史研究专家李恩绶在其《巢湖志》序言中竟不忘加入相传湖神灵异迭着的话,并说咸(丰)同(治)之际,奇谋雄略之士宏济艰难,名位勋业彪炳史册,论者悉归功于湖山之灵伟。似乎是在提示人们尊重湖神,爱护湖益,成就于外埠,功德在乡灵。  

由上可见,唐宋以下,官民对焦姥的崇拜进而圣化,进而神化。  

山湖名称缘圣姥  

向有巢湖是赤乌二年(239)大地震中由巢州城陷落而成一说。殊不知《后汉书》有漅湖出黄金,庐江太守以献云云,说的是汉明帝永平十一年(68)的事。又《三国志》记刘子扬给好友鲁肃写信,事在建安四年(199)。是劝邀鲁肃到巢湖来,同他一起辅助郑宝共襄大业。其时庐江人郑宝早在建安初年(196—197),于巢湖结寨,建立水师,拥众万余,势震江淮,是为大帅,时称巢湖太守。诸葛亮说曹操……四越巢湖不成,此表写于228 年。如此种种,足见吴赤乌二年(239 年)之前,泱泱巢湖早横亘于江淮之间。陷城为湖,是为讹传,盖不可信。  

然而,陷巢州作为一个系列性文化载体却是真实存在,且影响巨大而深远。湖中姥山即缘焦姥而命名。光绪《巢湖志》明确告诉世人:姥山……一名圣女山。湖将陷,有巫妪豫知升此,故名。古今方志学者皆同此说,相传巢湖将陷时,有姥谓众曰:此处某日当陷,登此山可免。众从之,后果然,故人呼为姥山(光绪《庐江县志》)湖中有孤、姥二山。……巢州陷而为湖,有焦姥母女登山避水,母登之山名姥山,女登之山称姑山(《肥西县志》)古巢州陆地陷落为湖时,有姥登此山避水,故名姥山;其子被巨浪冲至远方,化为孤山(一名儿山);其双鞋遗落,化为鞋山(《巢湖地区简志》)  不仅湖中三岛四峰缘此命名,直至泱泱大巢湖也由此而别称焦湖。隆庆《巢县志》:巢县为洪水所陷,改巢源为焦湖。中存圣姥山,特封焦婆号显灵圣母康熙《合肥县志》:巢湖亦作漅湖,又曰焦湖,谓因焦姥得名。”“焦湖殆与巢湖并称千余年,甚至有时替代巢湖之称而撰入国家史地大典,写进朝廷奏章牒文。将一方山水命名改称用以纪念和推崇,足见巢湖居民对于焦姥崇拜至高至重。      

巢湖女神本是人  

说到水神,人们会联想到海神妈祖。妈祖又称天妃、天后、圣母,是历代渔民、船工、海员、商人和海上旅客共同信奉的神祗。其实,妈祖本是人,真名林默,小名默娘,诞生于宋建隆元年(960)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不幸于雍熙四年(987)九月初九逝世。后为道教推崇为天后圣母而化神灵。大凡在海上航行的船员和旅行者,都把安全寄托于妈祖神灵保佑,在启航前要先祭天妃,还在船舶上立天妃神位供奉。巢湖女神焦姥一如海神妈祖,上自朝廷而下及乡里,遍享崇高地位和历代香火旺盛。    

巢湖女神也本是人。《重建巢湖太姥庙记》明确告世:巢湖太姥者,姓宁氏,则古巢州人也。清着名学者、光绪《巢湖志》主编李恩绶勘考而确认,并一再赋文推介:盖此神姥也,姓传宁氏,居隶巢州。”“晋封为圣妃,山因得名,俗称焦姥,然按后唐章震《重建巢湖太姥庙记》云:姥姓宁氏,古巢州人。’”民间说为焦姥,李恩绶解为俗称,现代学者诠释更周详,根据巢湖周边乡风民俗进行解析:估计是太姥本来姓宁,但嫁给了焦氏,官文正记宁氏,民间俗称焦姥;依娘家称宁氏,据婆家称焦姥;平时谈论称焦姥,祭祀敬香呼太姥。称呼不同,实为一人。(《巢湖日报》、《安徽商报》)陷巢州神话(传说)之所以盛传古今,感天动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注入了焦姥宁氏的真实人事而成为不朽之灵魂。  

中国古代将最为崇敬的女性尊称为圣母,外国也一样,天主教徒称耶稣母亲玛利亚为圣母。巢湖居民对焦姥宁氏的崇拜至高至重,如同欧美人民心目中的玛利亚。焦姥宁氏是圣姥,是神姥,她的光辉形象恒矗于天地三界,焦姥宁氏更是人类老姥,她将永远活在巢湖、合肥乃至中华东方人民的心中。


阅读 30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