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访宁家大屋

2017-07-17


  在宁化客家祖地我走访过泉上延祥古民居,也参观过曹坊下曹古民居,它们古朴典雅,各具特色,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记。但我却未睹鲜为人知的水茜沿溪村宁家大屋的风采。  

  秋高气爽之日,我和几位朋友乘车出县城往东北方向行驶30余公里便到了水茜沿溪村南山下。一下车,一位朋友就说:“这就是我们要叩访的宁家大屋。”我抬头一望,展现眼前的是一幢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古民居。前临一汪池塘,后依一片竹林。好一派优雅的景致,一看就是一块风水宝地。那青砖灰瓦的大屋好似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正静静等待我们的到来。  

  我们欣欣然徐徐走近大屋。映入眼帘的是大门上“朝阳映南山”五个醒目大字,给人一种诗的韵味。这是正厅大屋前的围墙门楼,为重檐式牌楼,有三层飞檐,灰瓦青砖,搭配合理,造型别致,与左右两排横屋的马头墙连为一体,显得格外秀丽古雅。正当我观赏门楼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门楼出来,热情地给我们打招呼,并给我们介绍说:这座大屋是建于清康熙年间,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由沿溪宁氏十七世祖芳衍公倡建的。因主人姓宁,房屋宽大(约有2000多平方米),所以称为宁家大屋。它是按客家围屋的风格来建筑的,是“九井十三厅”的大屋。  

  老人的介绍吊起我参观的胃口,我兴趣盎然地想探究大屋的风格特色。我发现在门楼前出口处,用鹅卵石为基,条石铺面围成了一个大半圆圈,形如铜钱,并在其上用鹅卵石镶嵌了梅花鹿、飞马、金翅鸟和菊花星等图案。而在大屋正厅前却建有一口被刻意砌成扇形的池塘。对这特殊的布局我疑惑不解,不知主人何意?身旁的老人解释说:前者称为“钱座”,含“招财进宝”之意,后者扇形池塘是对付屋前面谢岗寨(被人视为火焰山),以消除火烛之意。看来,造屋主是颇有讲究的。  

  老人引我们走进大屋内观看。我们寻寻觅觅,走走看看。大屋从前往后,依次是前厅、下厅、天井、上厅和后厅。前厅两边各有左右茶厅及小天井,下厅两边有左右厢厅及小天井,上厅与后厅两边都是房间。整座主体建筑之外,还有两座纵向而建的横屋,与正厅有过水廊相通。整幢大屋共有“九个天井十三个厅堂”。这是客家地区常见的一种大型传统民居。一般为三合院式,院落重重,天井众多,比较适合客家人四世同堂聚族而居的生活方式。在宁化保留得这样完整的的确不多。屋内建筑多为穿斗式结构,屋柱粗大,用料讲究,雕梁画栋,所有大厅沿口和天井全部由长条石板砌成,墙壁、屋柱、门楼、门板、地脚、柱础全用油漆刷饰,显得格外美观,整个住宅群环环相扣,错落有致。  

  尤其令我眼亮的是独具风格的窗户和马头墙。窗户引人注目的是雕花构图,有的彩绘镂空花窗,有的砖雕花窗,其几何图形皆非常精美。就连门伴、门扣全用铜质材料制成,且成几何图形,形象生动。这些精美的雕饰,给大屋注入了文化的内质,增加了大屋的厚重感。而用青砖砌成的形似马头的大封火墙,层层高耸,虎虎生威,栩栩如生,给人一种动态的美感。这梯级高昂、气韵生动的马头墙不仅雄伟壮观,而且还能预防火灾。  

  蹀躞古屋,环顾四周,虽有几分陈旧、灰暗之感,但总感到大屋建筑大气,结构精美,内涵丰富,我推想造屋主人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历史上宁氏也是个旺族吧。引领我们参观的老人就是宁氏后裔,于是我和他攀谈起来,从他口中我得知了一些情况。原来造屋主宁芳衍是水茜宁氏开基祖宁永忠的曾孙,与其夫人傅氏金娘生有6儿1女,他们都在朝廷做官。以前在众家香火厅里还挂有他们身着的朝服、顶戴花翎装束的画像和一块皇帝所赐的“婺映南山”的金匾。遗憾的是这些珍贵的东西全部在“十年浩劫”的“破四旧”中被付之一炬。由此看来,建筑这么宏大的客家围屋不是平民百姓,而是财力颇丰的官宦人家。宁氏家族是在兵荒马乱的清代崛起的,是个尚武的家族,历史上曾出现过几个传奇人物,著名的有宁文龙、宁永忠等。宁文龙原属明代职业军人。清初,他的势力威震建宁、宁化两县,在建宁杀清将鲁云龙,在宁化杀黄通,成为闻名两县的枭雄。而宁永忠则是宁文龙哥哥宁文信的次子。据说,他身材魁梧,高大奇伟,力大无比。当年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猛将,但投效清军。他喜读孙吴兵法,参与了一系列当时宁化发生的重大事件。民间还传说,他能把几百斤重的石臼双手托举到大屋正对面的谢岗寨上。我见到这个石臼至今还置放在大屋门前。  

  由此观之,尚武的宁氏家族曾经是个兴旺发达的家族。正因如此,今天才给我们留下了宏伟壮观的宁家大屋。我想,这气势雄伟、结构精美的典型客家围屋凝聚了古代工匠的智慧和汗水,它所传递出的隽永的客家文化、建筑文化至今还有深远的意义和借鉴作用。


阅读 442
分享
写评论...